免费服务热线:

新闻中心

三个学术民工:抵制日货——那什么是日货?
发布时间:2017-05-24 08:00

三个学术民工:抵制日货——那什么是日货?

杨盼盼

2015-01-14 09: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超大大标准小

       有人说要抵制日货。好吧,那就抵制得专业一些。首先,我们得回答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什么是日货?

       这个问题好像很简单,“Made in Japan”就是日货,日本牌子就是日货。不过此事细思极恐——好像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当然,“Made in Japan”或者日本品牌,一般来说,来自日本的增加值贡献会更多一些;但换成“Made in China”,或者我们所谓的国货,就肯定是中国本土的增加值贡献更多、日本的增加值贡献更少吗?

       由于一些产品的核心技术、核心部件并不为中国国内生产厂商所掌握,而这些部件又在增加值贡献中占据重要地位,因此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也是未必尽然。这时候,三个学术民工又要拿出大家熟悉的iPhone来摆弄一下了。

       有两位非常有耐心的专家,他们将iPhone的主要零部件全部分拆开,看它们分别来自何处以及价值几何(见下图)。他们得出的结论是:iPhone的零部件供应商主要分布在五个国家,按照其价值占比的排名由高到低分别是:日本、德国、韩国、美国、中国。

       从这个零部件成本的角度来看,美国本土制造的部件在iPhone中仅占6.0%,中国则占3.6%,而日本一国提供的配件,就占了一部iPhone的三分之一。或者也可以说,一部iPhone手机的硬件中,三分之一是日货。

       当然,最后iPhone的到手价格,除了零部件的成本,还要包括运输费、苹果公司的利润、各国的销售税费等等,而且iPhone也不算国货。那么我们就姑且把iPhone当做一个引例,接下来看看如果购买国货手机会是一番怎样的情形。

       第一个选择是“工艺和手感超乎想象”的小米4,它被誉为全球一流的性能之王。三个学术民工很忙,没有力气像那些果粉一样,把小米的零部件一一拆开。但是小米4的参数信息在官网上很容易就可以获取,小米4前置和后置相机都是索尼的,而显示屏则是夏普或者JDI(日本显示公司)的产品。其中,JDI的背后是日本的索尼、日立和东芝三大巨头。可见,虽然国货是国货,但它的眼睛和脸,都是日本的。换句话说,假如要抵制日货,那么拿在你手上的那台小米4,至少也是要部分抵制的。

       接下来看看锤子手机。锤子手机的有名,不仅在于其自身,也在于老罗的宣传推广。购买锤子手机的消费者,想必都看过老罗的锤子手机发布会,于是对于锤子手机的构造,可以挖掘到更多的信息。锤子的手机屏,也是JDI公司生产的。锤子手机的“顶级”摄像头,不仅摄像头本身是索尼的,而且老罗在发布会还说了,摄像头本身好不是决定性的,锤子手机还选用了日本富士通的Milbeaut Mobile方案,实现最好的成像效果。也即是说,这一“顶级的成像效果”其实源自于日本产品+日本服务。

       那好像只有华为才能拯救世界了。不过,先别高兴得太早。对于当下一机难求的Mate7,现实同样残酷:Mate7的屏幕同样是JDI供货,而镜头同样也是索尼的。并且,华为与日本的联系不仅仅体现在手机产品的部件上——华为在日本投资的研发中心已经运营多年,并于2013年进行了“整容”,也就是整合和扩容,而这一中心正是负责华为与日本供货商的合作以及通信技术研发的。这些投资毫无疑问也无形地凝结于手中的Mate7中。

       所以,什么是日货?什么是国货?为什么我买的是国货却好像还是难逃为日货做贡献?这一疑惑就自然产生了。

       如果想要解开这个疑惑,就不能忽略一个现实,这就是全球价值链的大发展。

       在这个背景下,产品的国家属性被模糊化,从消费者的视角出发已经很难判断一件产品究竟来自于哪个国家,最后在消费者手中的,很可能是一件混血产品。即便购买的是国产手机,但也难逃对日货的消费。相反,即便购买的是日货,也可能在一定程度、甚至在相当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国制造。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意味着,消费者能够更快捷和更低成本地享受到一件好的产品,因为价值链的形成使得各国企业都生产自己最擅长的那个部分,一个企业不用十八般武艺精通就可以制造出好的产品,譬如日本的JDI显示屏和华为自身通信技术在华为Mate7上的结合。全球价值链的这种分工合作,对于消费者而言无疑是福音。

       全球价值链的发展还意味着,“贸易-服务-投资”三位一体的格局正在逐渐形成。我们除了可以看到手机中各种配件来自于五湖四海,还可以发现在手机上凝结的服务和投资来自于四面八方。譬如锤子手机中包含有来自日本的服务,iPhone手机中有中国工人的组装服务,而在华为的例子中,对日本研发中心的投资也推进了Mate系列手机的发展。因此,即便我们把看得见摸得着的部分都拆解了,其他隐含在其中的外国服务和投资也未必能够被发现。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全球价值链把大家都串在一起了,很难截然分开。这时候,日货的定义也颇为令人费解。所以说,抵制日货,并不是振臂一呼那么简单。

***

 “三个学术民工”——本专栏由徐奇渊、李晓琴、杨盼盼倒班为您特供。专栏主要生产全球价值链的科普文章,也顺带打磨世界经济热点。希望用谈风月的心情谈谈经济。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全球价值链,抵制日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