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服务热线:

新闻中心

男子娶离异女子为妻 婚后发现其与前夫多次开房
发布时间:2017-05-23 11:18

男子娶离异女子为妻 婚后发现其与前夫多次开房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

男子娶离异女子为妻 婚后发现其与前夫多次开房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新闻

男子娶离异女子为妻 婚后发现其与前夫多次开房看上离异的她 一个没有婚史,长相、为人和收入都不错的男人,随便就能找个年轻漂亮的 女人为妻,根本不需要娶个有婚史、生过孩子的女人。可当爱情降临时,你是不 会计较对方有过什么经历的,更不会计较她是妈妈。 27 岁那年,我已对家人给我安排的相亲麻木了。圈里的朋友经常拿我开玩 “20 笑, 说等我的相亲女性总数突破 20 人, 大家就开香槟庆祝。 我当时嘲笑他们: 个算多啰?50 个才值得庆祝吧!”想不到一语成谶,见了 20 多个女人,还是没 有相中的。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乌鸦嘴。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旁人认为不可能的事,偏偏发生在我身上了。有一次聚 餐,淇滨也参加。她第一次在我眼前出现时,我被她的成熟气质吸引了。朋友见 我一直盯着淇滨看,给我泼了盆冷水:“淇滨离过婚、有过孩子的,她不符合你 的择偶标准。”看着淇滨,我悄悄告诉朋友:“遇见她,我什么标准也没有了。” 朋友被我的话吓到了,愣愣地看着我,许久没反应过来。 待朋友反应过来,我已趁机挪到淇滨的邻座。淇滨比我大两岁。她看着一桌 子的俊男靓女不由感慨:“看见你们打打闹闹,好羡慕。年轻真好!”我从她的眼 里看到一丝伤感,于是赶忙安慰:“年轻不是看年龄,是看心态。你和我们一样, 都好年轻的。”听我这么说,淇滨很开心。 那顿饭我吃得特别兴奋。饭局结束,我马上向朋友问淇滨的电话,打算追求 她。朋友好意提醒:“淇滨刚进我们的圈子,大家对她的了解很少,只晓得她离 过婚、有孩子,你是不是应该谨慎点,莫冲动。” 我知道自己有点冲动,但就是控制不住对淇滨的好感。无奈之下,朋友帮我 和淇滨牵了线。我信誓旦旦:“你们就等着我胜利的消息!等着喝喜酒吧!”朋友 还是不看好,淡淡地说了句:“但愿。”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别人越是不看好,我越是要做到。通了几次电话,我鼓 起勇气向淇滨告白。淇滨似乎已有心理准备,她说想见面。我欢欣鼓舞地前往。 见面时,淇滨一直安静地看我的五官,仿佛想从我的五官读出我们的命运:“我 想做个试验,如果成功,我们就在一起。” “要做一万个试验,我也配合你。”这是我的心里话,为了能和淇滨在一起, 我真的什么都愿意。淇滨莞尔一笑:“你把手搭在我的手背上,我想看看自己对 你有没有感觉。”“就是这个试验?”我万万没想到,淇滨所谓的试验竟然这么简 单。我平静了心情,把手搭在她的手背上。 月圆之夜的求婚 我永远不会忘记。 那是周末的傍晚,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坐的位置被霞光照得很暖、很红。安 静几分钟后,淇滨突然开口:“你的心好暖。”我以为她在说我的手暖:“挨太阳 照这么久,手当然暖。 ”淇滨皱了皱眉头给我提示。“你刚才是不是讲我的心好暖?”我恍然大悟, 欣喜不已。淇滨害羞地点了点头。“你喜欢心暖的男人吗?”我直截了当地问。淇 滨没有回答,而是羞涩地点了点头。 “你答应了?”我不敢相信淇滨这么轻易就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所以一再确 认。淇滨调皮地反问我:“答应什么啦?”我哈哈大笑,把她放在咖啡餐桌上的手 抓得紧紧的:“答应做我的女人啊。” 那天,像在天堂。但是没过几天,我被现实拉回了人间。淇滨要带我去见她 儿子。虽然她已和孩子沟通好,孩子也同意她寻找另一半,可我还是很紧张。最 可笑的是,见面当天竟然是孩子在活跃气氛,我这个年近 30 岁的男人似乎变成 了小孩子,需要淇滨和孩子帮我缓解紧张。 “我跟你仔绝对合得来。”见面结束后,我得出这样的结论,坚信孩子绝对不 会成为我和淇滨之间的问题。淇滨也很高兴。她说她那边的障碍已全部清除,接 下来就看我怎么说服我的家人同意我们在一起。我拍了拍胸脯向淇滨保证:“我 这边绝对没什么问题,我是单独的户口本,想拿出去领结婚证,简直太容易了。” 淇滨还是有点担心,觉得没有家人的祝福不好。 此后一个月, 我几乎每天都和家人沟通,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安排淇滨和我家 人见面。通过短暂地了解,我的家人渐渐放下对淇滨的成见,不再对我们的恋情 设置障碍。不过,我的父母还是希望我对结婚的事谨慎些,至少正式做这件事之 前,务必通知他们,我开心地答应他们“一定做到”。 淇滨虽然住在市区,户口却没迁过来。当时正值孩子放暑假,淇滨安排孩子 到姨妈家住了几天,没有孩子在中间,我和淇滨的约会自然多了。我特地陪淇滨 回了一趟老家,我们在那里玩得很尽兴。 一天晚上,我们一起坐在庭院里。淇滨说到她读书时的梦想,就是心爱的男 人月圆之夜向她求婚。我的耳朵竖了起来。看着天上的明月,我单膝跪在淇滨的 面前,请求她做我的妻子。淇滨一开始哈哈大笑,直说“别闹了”。见我迟迟不站 起来,她的目光变得温柔,她终于相信我是认真的。 第 3 天是上班日,我和淇滨直接在她的老家领了结婚证。手拿结婚证,我的 心情很激动。当我把结婚的消息告诉父母时,他们的口气很不悦。但是生米已煮 成熟饭,他们再不悦也无济于事。 疑似旧情复燃 淇滨的孩子叫小标。我和淇滨结婚那年,小标刚上小学,小标和淇滨的前夫 阿冈一起生活。按照离婚时的约定,淇滨每周都可以和孩子相聚。虽然我和小标 之间没有隔阂, 淇滨还是希望周末珍贵的一天是她和小标的独处日。我尊重淇滨 的这个决定,一到周末就自己安排别的节目。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 我发现淇滨和小标相聚当天都会晚归,而且越来 越晚。有时她很晚还会接到电话,一打就是很久。我好奇,询问对方是谁。淇滨 坦然地把手机拿给我看,说是小标的爸爸。“我和他能聊什么,不就是孩子啰!” 淇滨丝毫不怕我询问,说阿冈是一个对我们完全没有威胁的人。 确实,知道对方是阿冈,我也放松了警惕,觉得他对我一点威胁性也没有, 所以无论他和淇滨聊多久,我都不再干涉。真正意义上有警觉,是在周末淇滨晚 归的一天晚上。那天,淇滨回得实在太晚了,我特地下楼到小区等她。我漫无目 的地在小区闲逛,迫切希望她的身影快点出现。 我终于看到淇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他不是别人,正是阿冈。因为淇 滨晚归,阿冈送她回来,这件事不难解释。没想到的是,淇滨进小区后,阿冈也 跟着进来了,他一把拉住淇滨的手,把她拉到小区的隐蔽角落,不顾一切地亲淇 滨。光凭这些判断,淇滨可能是被强迫的。谁知几秒钟后,淇滨竟然开始迎合阿 冈,还任由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摸来摸去。此情此景,看得我心碎。 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画面,于是悄悄上了楼,全当什么也没看见。进屋 “今天和小标玩得怎么样?”我主动问。 时, 淇滨的嘴里哼着小曲, 心情很好似的。 “玩得很开心啊,所以回来晚了。”我很想揭穿淇滨——其实半个小时前她已回到 小区,半个小时里,她和阿冈还做了什么? 那晚,我辗转难眠。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和淇滨摊牌,却又担心她是有苦衷 的。如果她真的是被强迫的,我不仅不关心她还怀疑她,她一定会对我失望。想 了想,我决定暂时保持沉默。 我们都需要成长 我保持沉默最重要的原因是, 对方是淇滨的前夫——一个曾让淇滨伤心的男 人, 他怎么可能赢回她的心?我认为最没有可能发生的事, 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淇滨不仅和阿冈玩暧昧,他们甚至到酒店开房,就像所有的偷情者一样。他们的 偷情是当初为我们牵线的小莉发现的。 小莉有个堂妹在宾馆当前台服务员。一个饭局上,小莉把堂妹介绍给我们认 识。因为只有一面之缘,我们对小莉堂妹没什么印象,即使在街上相遇也不一定 认得出她。堂妹却对我和淇滨印象深刻,尤其对淇滨,她的长相让堂妹觉得很赏 心悦目。 淇滨第一次和阿冈到小莉堂妹上班的宾馆开房,堂妹当时就在值班。因为办 理开房手续时有领导在旁, 堂妹没和淇滨打招呼, 淇滨也没认出她。 此后几个月, 淇滨经常和阿冈在那家宾馆出没, 堂妹开始觉得不对劲。 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小莉, 小莉根据堂妹对阿冈外貌的描述,猜到了是他。 犹豫了很久,小莉还是决定告诉我一切。听到淇滨竟然和阿冈去开房,我感 觉遇到晴天霹雳,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小莉问我:“要不要去捉奸?” 我焦头烂额:“我没有勇气去做这样的事。” 我决定向淇滨问清楚,也许她是为了孩子才和阿冈又牵扯上,如果是这样, 我和她的感情也许还有机会。 我没告诉淇滨有人看到她去开房,只说发现她和阿 冈暧昧而耐心地问:“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淇滨把所有的事往孩子身上推,说要不是为了孩子,她才不想和阿冈接触。 听她滔滔不绝地数落阿冈,我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很恶心:“如果你真的觉 得他可恨,为什么还和他去开房?” “开房”两个字一说出口,收也收不回。淇滨睁大了眼睛,诧异地看着我。我 猜她一定意外我发现了她的秘密。淇滨支支吾吾,想说什么又犹豫了。突然,她 大声地辩驳,说阿冈曾经背叛过她,她和阿冈再在一起,纯属玩玩而已,她根本 就没有要复合的意思。“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现在也成了背叛者!”淇滨似 乎没有清醒过来,不停地念叨她要玩弄阿冈、要报复他。 看着一心想报复前夫的淇滨,我感觉很不是滋味。我突然发现:和我结婚也 是淇滨报复阿冈的一个环节,我自以为是的真爱,竟然弥漫着阴谋的气息。没有 喝酒,没有身体不适,我却吐了。 2012 年,我和淇滨悄悄离婚了。想起结婚前父母劝我的话,我发现自己很 幼稚。人的成熟度不是看外表和年龄,而是看内心。和淇滨的这段婚姻,就是一 个孩子爱上了另一个孩子。在感情的世界里,我和淇滨都需要成长。